逾子

宛如所有

因呼吸的喜悦而获得的生命

因情感的环绕而获得的苦痛

因泪水的温热而获得的领悟

因血液的沸腾而获得的成就

宛如所有 无一不同


想象停留在别人的故事里

然后成为现实之中微小的一部分

感伤和喜悦十分精确 

这些杂碎的一片又一片

在光芒下变成一个透明灿烂的个体


总以为是人和世间的独一无二

总以为河流中尖突的石块只会划破自己的双脚

斂起其中一颗

以为在其余人的河流之中将会变得圆滑

然而遍地的河流都存有鲜血


如果追寻着猩红色的踪迹

也许能找到河流开始的地方

开始的地方生命也将死去

人们在那一处会聚

手掌上安静的碎石

宛如所有 

水深火热之中

秋深诗社:

清晨是梦,醒于长眠,也许满身疲倦。

  

吞咽说话的人,在耳朵的腔室里,种下寂静的种子。

  

言怒之河容易泄密,流经那里,开出昌盛的花。

  

温凉,凉茶易冷,爱人手里的刀子,亦是温柔。

  


你贫瘠的肋骨覆盖汗水,在丝褥中不知天地。

  

我富有的献血铿锵为马。

  

耕种于荒冢,我们施加雷霆,烟消云散。

  ...


知是离别苦

秋深诗社:

一心赤胆
二目愁
三念不及赤霞
四杯清酒穿肠
五步回头
六神无益路遥
七分碎步
八连山青
九言相别
十日盲
百寒缠交
千岁分愁
万感寂沉 尽在一眸决绝中

等你

秋深诗社:

文/逾子

  

等你 
世界和山水背道而驰 
风雨天破伞的路人 
打湿的衣衫 
叹息间言语沉重 

等你 
即将忘记的人 
迎面两三行热泪 
一句告别 
身落不相见 

等你 
静坐的江南也开始小憩 
昨晚飘了雪 
虚虚掩着 
化成了你的梦境 

四季暖春凉秋 
我只是门前青苔石梯 
你只是天边浪荡游子 
你海角天涯无处不走 
我固守尘土无处可去

你不在时我在夜晚的我

秋深诗社:

穿过我的手无所存在黑暗的丝绸
闷下咆哮叹息声左耳右耳进出不断
一听到熟悉
疯狂窜出狂奔着希望反向之后
屹立于完全纯白

自此期待黎明的光升起可以缓慢些
好让所有的哀苦都永远冰凉
好让躯体缓慢升温
好让世界轻取自由
好让我悬浮在夜晚的我

等水壶吞吐水汽烟雾
手里的火星也明暗交错
远处吸引你的火花割断我的舌头
咽一口眼泪也不知五味如何判别
搅混着将感官也模糊

沉重的飞快的无限沉没
无限太遥远因而才需光亮
最后我手握僵直的无谓甘苦
广阔总觉得空寂
黑暗总觉得安静

自远方来 复远方归去

秋深诗社:

冬日里来了一个人
一壶酒一支笔一个未来
兮兮几笔勾画描芡
一山一湾一月

三巡酒后
那人开始说话
山是你 湾是你心中之物 月是不可及
你自知何处而来何处归去否

我从远处而来
山非我 我处处留影
我手持刀刃 划破月湾
泼墨纸屑溶于酒水

心中之物是空无一物
不可及是爱云云
情感事物从不在具象之间
因自远方来 复远方归去

睡眠前端

秋深诗社:

最黑的黑夜里沉默喘气
呼吸声和恶魔的脚尖一样触碰在我的嘴唇上
我想起天使的亲吻
和刺穿心脏的瞬间升华
撕裂我皮肤的毁灭力量

在最黑的黑夜里
想起我以前的爱人
就和退潮后的下一个巨浪
欣喜自己的铺天盖地
眼角干燥
也许今夜没有露珠
空洞洞
留着猩红的血液
他是如何来到故事的开头又怎样离去

墙壁伸出双手
感觉像枯枝
睡觉吧
在梦里等待
他们喜欢吃食
白色纯洁的天使
做成牛油和果酱
涂满烤成金色的面包

坐在对面的人像以前的爱人
嘴里吐出的音节和胡渣下的嘴唇
也许只是陌生
睡觉前端闻得到奶油的新鲜
等待甜蜜转成辛辣
他会为我摘下破旧颓墙的枯枝
成为不断重复的动作

不得认可内心的繁华
恶魔居住着
无法离开了存活
美好
闭眼的前一秒
看到都是破碎的星...

从某一刻开始,不再相信黑夜里发生的一切,不相信虚无的梦,理想的国度,激烈的爆破,相爱的人群。信仰从那时瓦解,生长出理性的花。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