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子

精神布控

秋深诗社:

故土夜夜灯火,伦敦日日醉酒。

活于强压之下的人,打碎霓虹。

止步于浅吻,满腹学识与情爱撞击。

沉重者存活。


火焰,灼热的腹部,流下泪来。

最好病痛和折磨加入竞争者。

沿着掌纹蔓延的时间,张开罗网。

你我坠落,一声不吭。


子宫的温湿是好去处,让我们从头来过。

生命起点与终结,精神也在那里消亡。

善良的人拿着失败的人的头颅。

双手撑开,都是智慧的眼。


劳累不足以成诗,只要大脑还空泛。

停止,一处支架就会断裂。

我成为被施加病痛和折磨的逃窜之流。

双眼通红,四肢疲乏。

你可知道。

下硕大的雨,带伞者为王。

评论
热度(30)
  1. 逾子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从某一刻开始,不再相信黑夜里发生的一切,不相信虚无的梦,理想的国度,激烈的爆破,相爱的人群。信仰从那时瓦解,生长出理性的花。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