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子

euphoria欢欣症

秋深诗社:

文/逾子 

欢欣 甚至不能手写姓名

水流之下 我们跳出不明所以的舞蹈 

就和磕了药一样

脑部早已受到重创 

来自生活之中巨大毁灭性的奔击 

我们时常皮开肉绽 血流成河


绝望片刻突然想起有一种病症 euphoria

在爱人的舌苔里 清晰可见 

人民开始乞讨病症

只有病症 可麻痹我们的大脑

可以物化的折磨 都在强奸爱情 


从此我们叙述的事情就要安静和平白 

遇见悲伤 我们打开euphoria

将体内的五脏六腑洗得透亮 

拔去血流和感性的插头 

我们都流经那里 太愚蠢的人被斩断了双臂


欢欣是昼 孤独是夜

我们醒在夕阳睡在朝露

碰到不好的事 也只知道跑 

满腹的道理存在乞丐肚子中

太恐惧就会掏出枪 射杀看见的猪 


夜晚看不见水母和风 

死亡会因为恐惧而逃窜 

我们体内的病毒

刺穿了整个皮囊 

我们祈祷 日夜需要愉快的病症 

一种中和颓唐 疼痛 寂寞的病症

它只能是一种绝症 带进坟墓 

我们都想 无限欢愉

评论
热度(53)
  1. 逾子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Ivory girl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从某一刻开始,不再相信黑夜里发生的一切,不相信虚无的梦,理想的国度,激烈的爆破,相爱的人群。信仰从那时瓦解,生长出理性的花。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