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子

你不在时我在夜晚的我

秋深诗社:

穿过我的手无所存在黑暗的丝绸
闷下咆哮叹息声左耳右耳进出不断
一听到熟悉
疯狂窜出狂奔着希望反向之后
屹立于完全纯白

自此期待黎明的光升起可以缓慢些
好让所有的哀苦都永远冰凉
好让躯体缓慢升温
好让世界轻取自由
好让我悬浮在夜晚的我

等水壶吞吐水汽烟雾
手里的火星也明暗交错
远处吸引你的火花割断我的舌头
咽一口眼泪也不知五味如何判别
搅混着将感官也模糊

沉重的飞快的无限沉没
无限太遥远因而才需光亮
最后我手握僵直的无谓甘苦
广阔总觉得空寂
黑暗总觉得安静

评论
热度(14)
  1. 逾子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风的世界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从某一刻开始,不再相信黑夜里发生的一切,不相信虚无的梦,理想的国度,激烈的爆破,相爱的人群。信仰从那时瓦解,生长出理性的花。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