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子

水深火热之中

秋深诗社:

清晨是梦,醒于长眠,也许满身疲倦。

  

吞咽说话的人,在耳朵的腔室里,种下寂静的种子。

  

言怒之河容易泄密,流经那里,开出昌盛的花。

  

温凉,凉茶易冷,爱人手里的刀子,亦是温柔。

  


  

你贫瘠的肋骨覆盖汗水,在丝褥中不知天地。

  

我富有的献血铿锵为马。

  

耕种于荒冢,我们施加雷霆,烟消云散。

  


  

我入冬,在此作别。

  

深水里,剩下稀薄空气与弯曲背膀。

  

再者我站起,佛也不解,我也不疼。

  

你在夏,激晃前进。

  

明日在光里,爱在火里,一踩踏,尘埃四起。

  

探头一看,河流之中,没我没你。

  


  

把时间颠倒反转。

  

成败之内,离我们五部之遥。

  

天光闭合,我们一旦扭曲,贪恋体温。

  

相近都成过往。

  

终究向前,抛向朝露。

评论
热度(40)
  1. 逾子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逾子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桑流年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沧桑流年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喵醉了小新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6. 绿子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7. 水泽木兰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从某一刻开始,不再相信黑夜里发生的一切,不相信虚无的梦,理想的国度,激烈的爆破,相爱的人群。信仰从那时瓦解,生长出理性的花。

关注的博客